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N生活汇 >百鬼夜吟.第八十一集.临终感应 >

百鬼夜吟.第八十一集.临终感应

发布时间:2020-07-25 浏览量:563人次

百鬼夜吟.第八十一集.临终感应
「年关难过,临近农曆新年,要特别注意长者的身体状况。」在这间老人院当副院长的娴姐说。

这不是迷信的说法,通常农曆新年是在廿四节气的大寒与立春的前后,而这段时间的天气乍暖还寒,湿气又重,日夜温差较大,因此,老人家的身体适应能力较弱的话,就很容易染病。

娴姐于老人院工作多年,感受更是明显。

那一年,忘得不可开交。

娴姐说:「陈伯,你唔好四围走啦!揾你时,又揾唔你唔到。」
陈伯神情呆滞,慢了几怕,说:「唔走喇⋯⋯唔走⋯⋯」说着步履蹒跚,向着自己的床位走去,一边不知道在呢喃嘀咕甚幺。

娴姐歎了一口气,问护理员阿顺说:「最近陈伯的精神好像有点麻烦。」
阿顺说:「是啊,夜更的同事说他晚上常常走出院外,昨日还在马路的斑马线徘徊……」话未说完,好像说漏了咀般,吞下了后半句说话。
娴姐惊讶道:「为甚幺没人告诉我?」
阿顺正想「补镬」之际,警钟响起,她舒了一口气,但又紧张起来,因为八号病房有位刘婆婆需要报警召唤救护车。

这是近一星期内第九次召唤救护车了,一众护理员又忙起来了。

晚上,娴姐在放工前作最后的巡房,巡完后问阿顺:「八号病房的刘婆婆,几时返来了?」
阿顺答:「刘婆婆?他的家人刚来电说她……」
娴姐面色变得难看,轻声道:「她不在了?」
阿顺见她面色一变,点着头,说:「妳不是看到甚幺吗?」
「我刚才在她的床位看见她……」娴姐说。

两人静默了半晌。

娴姐说:「不说了,都够钟放工了,明天再见。」说完,她回去换衫收工。

在离开院舍之前,娴姐又见到陈伯,他在院门前,看着街外面,似等甚幺那样。娴姐说:「陈伯,你又来啦!叫了你唔好四围走啊!」
陈伯似被娴姐吓了一下,神色古怪,说:「我唔走,我唔想走……阿刘走了,我唔想走。」
娴姐疑道:「陈伯,你怎知道刘婆婆的事?」
陈伯摇摇头,说:「不知道,不知道……」说着,刻意迴避娴姐,向着自己的房间方向走去。

娴姐抱着满腹疑团离开院舍。

然后一个星期,这老人院有三个院友逝世离开。

为此,娴姐在这天专程去找陈伯谈谈,因为她想起陈伯的行为一有异动,就有院友离开,想问过究竟。
娴姐到了陈伯的床位,见陈伯精神奕奕地坐床上似乎在等着她,他说:「娴院长,我没有四围走呢。」
娴姐轻鬆地说:「陈伯,我不是来捉你的,只是想来问问你,最近的事……」
陈伯说:「喔!最近的事嘛?有甚幺事?」
娴姐问:「你知道的事。」
陈伯双目一闭,说:「还有的……还有的……」
「还有甚幺?」娴姐追问。
「不知道……不知道……好了,娴姐,到我了。」陈伯说着,躺下来,将被子盖好,续说:「是啊,到我了。」说完就呼呼大睡了。娴姐虽听不明白,但见陈伯进睡了,再不打扰,就离开了。

这晚上,陈伯去世了。其后,又一个星期,再有两位院友逝世离开了。

事过境迁,娴姐每逢过年,都想起这个农曆年,想起陈伯,她总觉得他在这段日子,清楚知道一些事情,知道他自己的死期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可能感兴趣信息